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為何不可去晚會?

文: 搖曳



      這是我第二年參加維園六四悼念晚會。在這以前,雖然知道六四事件是甚麼,知道六四晚會的存在,可是沒有太大的動力去參加。覺得這段歷史十分遙遠,畢竟時間都是一直慢慢溜走,生活都是不知不覺過去的,不是嗎?但當有一些朋友知道我參加了六四集會後,會拍一拍我的肩膊,又或是驚訝的說:「你真是熱血青年!」。

      其實……這樣就算熱血了嗎?哪裡熱血了?因為關心政制民生?因為在夏天還能忍受和十多萬人迫在小小維園足球場裡而且燃點著燭光?還是因為大聲呼叫「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等口號?

     但對我來說,只是自然不過的行為。從影像、文字中看到二十二年前,眾多關心家國、手無寸鐵的青年在天安門下遭受政府殘暴的殺害,感到惋惜、哀痛乃是人之常情,因此出席集會抒發自己的情感也只不過是反射動作。而且,還有被喚醒的使命感!回首看看今天,我們的家--香港,被地產霸權控制、普選日期一拖再拖、貧富懸殊有增無減,站出來向政府、國家表達我們的訴求又怎會是「熱血」的行為?在情在理,不過都是自然而然地出席了這個集會。雖然,在炎熱的晚上和十多萬人一起燃點蠟燭的確是蠻「熱血」的……


      最後,知道有不少朋友因為晚會帶有政治意識而卻步,又或是被父母以「不要惹禍上身」為理由禁止。但其實從活動性質的立場來看,這一個集會只是唱唱歌、喊口號、聆聽分享、悼念、默哀,僅此而已,不存在暴力野蠻的行動,甚至是和平舒適的。因為對六四烈士的哀傷之情、對社會不公的憤怒之情、對民主未滿的無奈之情,都會隨著歌詞和口號轉變成動力。如民主歌曲<<自由花>>中的歌詞一樣:「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

      希望沒有出席晚會的你,在下一年能在維園看到你的臉孔。希望未能出席晚會的你,繼續和在場的我們一起記著這個不會死的夢。


      希望下一年的維園晚會不再哀傷,而是為迎接民主而慶祝。






1 則留言: